阑意

天才

穿越书页,两次在数位文艺精英身畔游荡。最终,一句话,记住一个人。

“老子才是天才。”

柏桦。

也只能说记住,仍未读过他的一字一句,也未曾知晓他一生的机遇。但只言片语,一鳞半爪,他的形象栩栩如生。

这是肖全写下的一个故事。

某晚,静,群人神侃,挥斥方遒,煮酒论英雄。柏桦不语,忽转身握拳,切齿暗喊,老子才是天才。语毕,回身喝酒,神态愉悦。

也许是文人独有的傲骨与狂气,可似他这般,从未有闻。没有大肆抒扬怀才不遇的不公不满不平,没有神色郁郁,终日寡欢,而是咬牙切齿地轻声喊一句,转又谈笑风生,转又怡然自若。仿佛所有的怨怼都已随着一声轻喊烟消云散,而自己,已被世人奉作不出世之天才。诚然,也许那个时代埋没了他,但他并未埋没自己——至少,他是自己的天才。

其实始终觉得,每个人心中都住着一位天才。有的人称他“老子”,有的人称他“自己”。有的人觉得这是一种自信,是自己对自己的肯定。有的人觉得这是一种狂妄,是无法恰当评价自己的表现。自勉也好,狂言也罢,似乎都不为过,而我更愿意将其视为一种自信,一种自己的骄傲。

这个时代,多数人随波逐流,使这个世界看似井井有条。你我都不断地被同化,最终,无甚差别,以同样的步调学习工作生活。而千篇一律的表象下,那一丁点的与众不同,就成了你我的骄傲。尺有缩短,寸有所长,固然总有缺憾,但不可能尽是暗淡。那抹光芒便是内心筑下的城,住上一个名叫天才的自己,失意时,不妨去拜访他,在他的笑面中寻找那份鼓励,让自己的笑面也带上自信的色彩。自然,自信自恋与自负也不过一步相隔,若想“傲物”,只能“恃才”,若无真才实学,还是让那个叫天才的自己住在心底吧,否则不过跳梁小丑,贻笑一二。

什么是天才?从无一个确切的标准。只是失意时,千万记得,你我皆是天才。

 

 


*无意义闲话

书是《我们这一代 最初的面孔》。

文章是翻高一的随笔改出来的。那时候或许还有那么点儿意气风发的感觉吧,数学差,却仗了语文敢写这种文字,隐隐透点可笑的狂气。

语文老师在下面的评语是“很喜欢这样心灵的文字,不为作文,仅为一时之感。”现在看这评语很是感慨。高三一年议论文写上一篇又一篇,老师笑称炉火纯青,自己心底全无着落。果不其然,高考收卷恍惚半晌,真未料到一年以来最混乱的文章写在那天。作文,作文,作了太久,真想写些什么却是无从下笔。

假期闲暇,便改改从前的随笔吧,算是复健?哈哈哈。


评论
热度(1)

关注的博客